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分析 > 正文
金色山川赤诚的红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2-08-09

  连日降雨,大金川河水势愈发湍急,卡撒大桥的建设者在等他——罗局长,桥墩抢在洪水来临前完成浇筑。如今桥面架梁,你放得下心不来看看?

  高山之巅,白纳溪村栽种集体果园,村民备了一把铁锹等他——罗书记,你承诺的搬新房、走安全路、不靠天吃饭都实现了。民宿即将修好,你却不能再来,算不算食言?

  太阳河畔,又逢一年“看花节”,藏族同胞围坐草甸上等他——罗兄弟,当年你动员我们在林下栽种的大黄还在卖钱。没有你在旁边,这丰收怎么甜得起来?

  他,曾在基层工作18年,担任过3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和金川县交通运输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每次工作岗位变动,人们都跳锅庄、献哈达,为他欢送。最后一次送别,是在今年5月19日。晨雨中,数千人自发赶到县城街头,呜咽着送他最后一程。

  他叫罗从兵,藏族,1982年7月出生,员。5月16日,他在下乡检查“四好农村路”建设项目工作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倒在了40岁生日前夕。

  金川县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是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当地干部群众最爱唱的一首歌叫《金川红》,人们说,罗从兵就是金色山川赤诚的红。

  罗从兵中专毕业后,21岁到金川西北方向的太阳河乡(2019年底该乡并入观音桥镇)工作,一待就是12年多,从护林员一步步成长为乡党委书记。

  太阳河乡很小,只有麦地沟、松都两个行政村,人口700多人;太阳河乡很大,山高谷深、沟壑纵横,面积215平方公里,比国内一些县市面积都大;太阳河乡条件艰苦,当时进村入户全靠走,从一个村组到另一个村组,脚力快的也要两三个小时。

  群众很快发现,乡上新来的这个小伙子不一般,能与大家打成一片。达尔甲当时是麦地沟村的兽医,经常为牲畜打疫苗、戴耳标。罗从兵找到达尔甲,说要帮他“逮猪”。达尔甲望着眼前身高近一米八的瘦高个,不解地问:“猪圈又脏又臭,扑倒在地一身粪,你一个干部能吃这个苦?”罗从兵笑着回答:“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娃。”

  不久,达尔甲就明白了他“逮猪”的用意:“打完疫苗,他跟村民摆起龙门阵,把家里情况问个底朝天。”令达尔甲佩服的是,第二年,罗从兵又来帮忙“逮猪”时,能准确地说出谁家养了多少头牛、多少匹马。

  人们印象中的这个年轻人,冬天带着竹篓从河里背冰块,帮住在山头的群众缓解用水困难;听说哪家修建房屋,他肯定跑来抬石头、搬木料;下午去偏远的村民家访问,夜里躺在群众家的毛毡上和衣而眠。

  同吃同住同劳动,罗从兵赢得了群众的信赖。打通入户路、种植中药大黄、打造观音桥景区……凡是他参与和主导的工作,村民都愿意跟着干。

  有年夏天,松都村村民与邻近的毛日乡村民在木迪沟因挖虫草发生摩擦。罗从兵带着干部及时赶来,毫不犹豫站到对峙的两群人中间,大喝一声:“都不要动,坐下来谈。”罗从兵把两边选出的代表召集起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耐心说服,告诉大家酥油糌粑越揉越融合的道理,各退一步形成共同挖虫草的方案。

  王青是当时对峙的松都村村民之一。他说:“罗从兵是党派来的干部,那个时候,他敢站在两帮人中间,又公道地处理矛盾,我们服他!”从那以后,木迪沟再没出现过类似情况。

  是否秉持公心,群众心里有杆秤。为贫困群众建档立卡时,罗从兵有位入赘麦地沟村的堂兄找到他,希望申请成为贫困户享受帮扶政策。罗从兵严厉批评:“你家有面包车,不符合扶贫标准,找谁也不行。”

  罗从兵的祖父、父亲均是党员。罗富荣在老家金川县安宁镇炭厂沟村当了18年村民小组长,他主持划分承包地,分到自家手上的是东一块、西一块耕种条件最差的地;组织分花椒树苗,剩下两棵赖苗时,被大伙提醒忘了分给自己,他大手一拍,就这两棵吧。

  太阳河顺山势激流而下,汇入杜柯河、大金川、大渡河,一路不歇奔向海的方向。正如8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将士从这片土地北上,走向伟大胜利。

  罗从兵把初心种在太阳河,此生矢志不渝。今年3月,金川县委将交通运输局的“联户联情”联系点,调整为紧邻观音桥镇的二嘎里乡四甲壁村。因为电站建设,那里村民产生了情绪。临危受命处理复杂矛盾,有朋友说他运气不好,罗从兵却在工作笔记上写道:“没有栽不下的树,只有立不住的人。”

  他常说:“我是农民的儿子,自己苦点累点没什么,决不能辜负组织的培养,不能辜负乡亲们的信任。”

  从太阳河乡调任马尔邦乡担任党委书记,罗从兵心里憋着一股劲,那是2016年6月。按照党中央部署,四川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作出一系列工作安排,让他生出坐不住的冲动。

  出身贫困山村,长期工作在“苦寒之地”,罗从兵对带动群众摆脱贫困的渴望是那么强烈。短短几周,他走遍全乡八角塘、独足沟、白纳溪3个村的91户贫困家庭,一声声“邓伯”“苍孃孃”“老张”喊得十分亲切。

  白纳溪村位于海拔2700米的高半山,从山脚到村委会短短8公里盘山村道,要转七八十个弯,不少爬坡弯道超过300度,汽车一盘子根本开不上去,成了脱贫最难啃的硬骨头。

  白纳溪村党支部书记王德寿发自内心对罗从兵的认可,是从他召开“户主会”(即村民代表大会)一起研究住房补助资金开始的。

  谁家享受涉藏州县新居建设政策?哪户满足危房改造政策条件?王德寿直犯头疼:“弄不好就是得罪人的事。”罗从兵一家一户对照分析,谁家墙裂了,谁家屋顶漏雨,谁家必须重建,讲得头头是道。讲完,罗从兵还要问一句:“你们心中气不气,服不服?”乡亲们都笑起来。

  白纳溪,在藏语中的意思是“水花”,村上却一直靠天吃饭。条件相对较好的黄土岗村民小组,可以从4000米外的山涧小溪引水。每年一度的放水,像盛大的“节日”,首先要组织上百个劳动力清理土沟,由于路途远、水头小,整个小组完成一次浇灌至少持续三四十天。

  “彻底解决生产用水难?祖祖辈辈都没干成的事,他行?”村民在观望。罗从兵用行动回答,想方设法争取来两个水利项目。

  黄土岗小组建成塑胶管引水通道和“三面光”水泥沟。只要9分钟,溪水就从取水处自流到地头,过去则要苦等两个小时。干岩小组、白纳溪小组的种植地块坡度超过30度,不适合大水漫灌,他为村民在田间地头安置67个玻璃钢水窖。

  有了安全住房,有了灌溉用水,罗从兵又召开“户主会”。他担心村民不珍惜机遇、滋生出“等靠要”的思想。他风趣地对大家说:“现在给你们解决了困难,相当于把夫人接回来了,生娃娃就不用帮了嘛。”村民哄堂大笑,话糙理不糙。

  脱贫攻坚这些年,他从不向人诉说承受了多大压力。乡亲们看着他的头发变白,虽口头上打趣他“长得着急”,也疼在心里。在他下乡饿了找“老辈子”讨馍馍充饥时,村民恨不得端出所有的腊肉香肠,“回馈我们的罗书记”。

  2019年底,马尔邦乡与马奈乡合并为马奈镇,罗从兵又一次走马上任党委书记岗位,自诩“年轻的老革命”。

  这些年,在各有关方面帮扶下,马奈镇(含合并前的马尔邦乡、马奈乡)争取到位资金近9000万元,实施了一批路、水、电等基础设施及旅游配套设施项目;大力推行“返还扶贫”“股权量化”“飞地扶贫”等扶贫模式,增强了贫困群众“造血”能力;独足沟村、白纳溪村等以产业基金入股农业企业,走上发展集体经济的快车道。

  马尔邦——“永不结冰的地方”。当地老百姓深情地说:“罗书记用他的赤诚融化贫困‘坚冰’,带着群众奔小康。”

  金川多山,索乌山、嘎达山、纳勒山,一座接着一座,连绵不绝。雄奇的自然风光,也孕育着风险,金川县有421处地质灾害隐患点,141个山洪危险区。

  每到汛期,罗从兵的心揪得紧紧的。2020年7月6日晚,天降大雨,马奈镇八角塘村中心小学附近有个泥石流隐患点,罗从兵放心不下,冒雨前去查看,不慎摔倒,造成骶骨椎体骨折。“至少卧床3个月!”医生告诫:若休养不足,恐怕造成下半身瘫痪。

  但罗从兵躺不住。7月22日,因脱贫攻坚成效验收迎检在即,他拄着拐杖回到镇上。7月24日晚,金川县普降大雨。7月25日凌晨3时,马奈村监测员慌忙来电:“包都社来泥石流了!”还未入睡的罗从兵随即起身,拄着拐杖就往外走。时任镇长罗小琴连忙劝阻:“你有伤在身,就别去了。”

  那夜的雨特别大。好在平时注重应急演练,村干部刚把群众转移到屋外,还没来得及渡过大金川河,索桥就被汹涌的洪水冲断了。罗从兵心急如焚,在河对岸用喇叭一遍遍喊话:“你们要注意自身安全,一定要保护好老人、孩子和妇女。”“我们就在包都社,和你们在一起!”

  一整夜,泥石流肆虐,村组背后的原始森林里,“轰隆隆”响个不停。大地震动,对岸冲毁声不断,罗从兵泪流满面:“老百姓的房子毁了,地也没得了……”

  天亮后,他顾不上疲倦,拄着拐杖指挥救援。幸运的是,包都社在特大泥石流灾害面前,无一人伤亡。把群众全部安置好,他又拄着拐杖多方奔跑,争取灾后重建项目和资金,让包都社在最短时间内推进桥梁重建、通组入户路新建,以及灾毁农房的重建。

  那年的雨特别多,包都社泥石流不久,白纳溪村通村路也遭泥石流冲断。当王德寿从位于高半山的村委会赶到山脚断道处时,罗从兵已在现场指挥挖掘机救援。看着拄着拐杖的伟岸身影,王德寿眼泪一下就下来了:“他受伤了都不休息……我们这书记,是真的好!”

  事不避难、义不逃责,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罗从兵向来是这样的人。八角塘村党支部书记秦志刚说:“战争年代,他是可以为了党和人民利益去堵机枪口的人。”

  就在白纳溪发生泥石流前几个月,村上突发森林山火,罗从兵心急火燎地带人赶来扑火。山头可是1.6万亩的原始森林,百年树龄的杉木比比皆是,一旦燃上去,后果不堪设想。众人齐心协力,将过火区面积控制在10亩。火灭后,村支部副书记沙正良发现罗从兵走路一瘸一拐。罗从兵这才幽默地交待:一颗炭火顺着裤兜落到右脚踝,“把给烫伤了”。

  罗从兵决心做一件事:修森林防火通道。王德寿善意提醒:“修防火通道免不了砍树,弄不好就背个破坏生态的骂名。”罗从兵问:“到原始森林要多久?”“不通车,走路至少4个小时。”“要是发生火灾,咋个救?”“没法救!”“该不该修?”“该!”“那就修!”罗从兵向上级打报告、详细作说明,终于争取到项目,为村上建成6公里长的防火通道,车10多分钟就能开到原始森林。

  罗从兵说:“只要是老百姓的事,再小的事都是大事。”接触过他的干部群众都这么评价,罗从兵是一名真正的员,他俯下身子做牛,为人民鞠躬尽瘁;站起来做伞,为百姓遮风挡雨。

  担任金川县交通运输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罗从兵自己都没想到。时任金川县长、现任金川县委书记朱锐回忆,对这个岗位的人选,县委十分谨慎,“这个人必须能干、会干、干得好,而且廉洁方面不出事。”

  金川地处阿坝、甘孜“两州”6县交界处,从县城到州政府所在地马尔康要2个多小时车程。突破交通瓶颈制约,畅通从田间到县道、省道的通途,让“雪梨之乡”的特色农产品卖出好价钱,是7.3万金川人民长期以来的夙愿。还有一点,县委看重罗从兵善做群众工作。道路建设,涉及征拆。县委认为,争取群众支持配合,罗从兵最合适。

  2021年7月,罗从兵走马上任。在全局第一次工作会上,他掷地有声:“我们是乡村振兴的‘急’先锋,决不能让金川的乡村振兴‘慢’在路上!”

  中专毕业,在职大专学历,非土木工程专业,罗从兵清楚知道自己的短板所在。他买来一堆专业书籍,深夜躲在办公室自学,工程测量、技术参数、建设指标……有时还大声朗读,用“师范生的读书习惯”,记忆枯燥的数据和文字。

  交通项目不到一线不能了解情况,罗从兵倡导一个理念:“多在现场、少在会场”。工作日时间不够用,就牺牲休息日跑现场。从“南大门”马奈镇,到海拔4000多米、与甘孜州道孚县接壤的俄热乡,几乎每个节假日他都在路上。同事们说:“哪个周末罗局长不喊下乡,我们才觉得奇怪!”驾驶员程德勇记得,每周跑成百上千公里是家常便饭。

  曾达乡遭遇特大泥石流,连接全乡5个村的曾达路被冲毁。罗从兵一次次到灾后重建路现场督导,和施工单位沟通,帮助协调解决困难。砂石材料没有了,他绞尽脑汁想办法。3天后,2万多方砂石运到建设现场。

  卡撒大桥跨大金川河,桥墩涉水,若建成的部分不能赶在汛期前高出水面,则极有可能被洪水冲垮,工期至少延后一年。罗从兵强力推动建设,前期工作赶在2021年下半年完成,2022年农历大年初三正式开工,目前桥墩已全部建成,即将开始桥面架梁。

  县委县政府交给罗从兵一个重要任务:创建“四好农村路”省级示范县,并确定率先打造10条、158公里的示范路。

  罗从兵一有空就到现场督导,看进度、看质量。时间长了,一线施工的工长都和他熟起来。

  平时好说话,但只要涉及质量问题,这位“没架子的领导”马上变“黑脸包公”。有次,罗从兵坐车途经一个项目工段,隐约察觉一个靠山的挡墙“没太对”,当即下车仔细查看,果然不符合建设质量规范。他严肃批评施工单位,盯着把挡墙拆除了进行重建。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罗从兵都在路上。5月16日,星期一,他与阿坝州交通运输局督导组一道,到金眉现代农业园区检查“四好农村路”建设项目。9时多到达第一个点位,原本准备介绍情况的罗从兵站立不稳,被搀扶着上车,他还劝大家放心:“没事,可能低血糖犯了。”到第二个点位,他已不能下车,开始呕吐,还想着“再跟一跟”。驾驶员强行调转车头,送他到医院,最终因突发大面积心梗,经抢救无效去世。

  到金川县交通运输局后,罗从兵生前大会、小会常说一句话:“再累再苦,死也要死在冲锋陷阵的第一线。”副局长何靖宇红了眼眶:“没想到,一语成谶。他怎么舍得离开?”

  江河呜咽,草木含悲。5月19日凌晨5时,罗从兵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金川县殡仪馆举行。

  灵车行进沿途,站满从全县各地自发赶来的数千名干部群众。人们在雨中手捧鲜花、拉起横幅,送他们的好领导、好朋友、好兄弟罗从兵最后一程。

  再唤一声“罗阿哥”,白纳溪村民泣不成声。全村64户人,来了63户。王德寿喃喃道:“当初我们欢送你离开马奈镇,你不让放鞭炮。鞭炮现在还放在我家,我又放给哪个?”

  年轻时一起“逮猪”的达尔甲,眼泪止不住地流。他从上海务工回到麦地沟村投身乡村振兴,原打算请罗从兵当“顾问”,未曾想天人永隔。去年,罗从兵下乡,还专门找到老支书杨崩热勒尔乌,“他一直牵挂我们,问东问西,希望乡亲们生活更好。”

  白发人送黑发人。朱锐紧紧握着罗富荣的手问:“罗叔,家里有什么困难,组织一定会安排解决好。”罗富荣擦拭着眼泪说:“我们没什么要求,他是党的人,就是再也不能给党做事了……”

  “他太忙了。”认识罗从兵的人,都这么说。金川县挂职交流干部多、家是外地的干部多,每逢节假日,本地干部主动值班。罗从兵更是如此,这些年来春节几乎都在值班,一家人很难聚齐在一起。2018年春节,妻子王志静在成都治病住院,儿子托付在大姐家过年,年过古稀的父母则在勒乌镇家中,一家人分别四地。

  王志静理解他。他们相识于太阳河,一个是林业员,一个是教师,两人工资都不高。“那个时候,他有100元,就会分我一半,让我买喜欢的东西。我周末回老家,他会帮我把衣服洗好放宿舍。”随着罗从兵岗位变动,工作越来越忙,无法陪爱人和家人让他感到愧疚。王志静安慰说:“你为国家付出,我为小家付出。”

  有件事,罗从兵说到没有做到。2009年初,他俩喜结连理,墙上挂的婚纱照很简陋,背景是找照相馆后期合成的。罗从兵答应王志静将来补拍,却一直没抽出时间。

  同事为他制作遗像,只找到两张标准照。一张是在太阳河工作时拍摄的,20多岁的他,风华正茂;另外一张,身穿白衬衣,外搭西装,只是领带没有打正。相馆提出,要不要用软件把领带“修正”一下?同事含着泪说:“不,这才是我们的罗阿哥。”

  罗从兵一直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家人清理遗物,除一两件开会时穿的正装外,其他都是旧的,有的已经泛黄。他有一件迷彩羽绒服,长期放在车上,下乡冷的时候御寒。这件衣服,他已穿10多年。

  罗从兵自己过得简朴,对乡亲们却很大方,经常自掏腰包补贴困难群众。走访二嘎里乡四甲壁村,他得知一位聋哑老阿妈的孩子常年在外,就掏出身上所有的钱:“您和我妈妈岁数差不多大,我就和您的儿子一样。”雅夏村一户联系户房屋漏水,他听说后,买了2吨水泥送到联系户家里。他去世前不久,还打电话向善于养殖的大姐罗从秀咨询,准备帮二嘎里乡的群众买一些仔猪。

  他心中装着群众,老百姓心里记着他。灵车经过的地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从兵书记,马奈人民永远怀念你”的挽联,醒目又催泪。

  罗从兵去世后,金川各族干部群众以各种方式纪念他。他的同事们、朋友们、乡亲们说,最好的纪念方式是循着他的足迹,替他完成未竟的事业。

  7月的金川,阳光灿烂,在他倒下的金眉现代农业园,那条“四好农村路”仿佛镀上一层金色。勒乌镇金马坪村迎宾大门处,一幅石刻对联分立产业路两侧:“油路通村富民党恩深似海,清泉入户福众政策暖如春”。

  一个39岁的生命,定格在金川梨乡的蜿蜒道路上,也铭刻在当地人民群众的心灵深处。罗从兵,金川县交通运输局党组书记、局长,用生命诠释价值追求与使命担当,奏出一曲真诚、敬业、奉献的为民之歌,必将在巴蜀大地久久回响。

  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罗从兵同志展现的是一名党员干部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无论在哪个岗位,他始终把群众放在心上,每周坚持下乡,对各户人家情况了如指掌。他始终把事业放在心上,帮助村里脱贫攻坚和发展产业,把硬化路铺到街坊四邻门前。他始终把责任扛在肩上,泥石流灾害发生,第一时间奔赴受灾现场,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他冲锋在前、挥汗如雨的身影……何为初心?何为使命?何为担当?罗从兵同志用日日夜夜的拼搏给出答案,在平凡的岗位上甘于奉献,把党的事业当作矢志不渝的追求,以忘我的情怀满足人民的期盼,用热血燃烧出理想信念的熊熊之光。我们向罗从兵同志致敬!我们向罗从兵同志学习!

  罗从兵同志身上体现的艰苦奋斗、价值追求和开拓进取的力量,来自为理想信念、国家利益、人民幸福不懈奋斗的事业。革命理想高于天、风雨浸衣骨更硬。理想信念之火一经点燃,就永远不会熄灭,就会迸发出“平常时候看得出来、关键时刻站得出来、危难关头豁得出来”的强大力量。

  今天,我们致敬罗从兵同志,就是致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的价值取向;我们学习罗从兵同志,就是在这场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的赶考路上,继承优良传统、弘扬奋斗精神,将感动和敬意转化为立足岗位、担当奉献的实际行动,以此汇聚更加强大的力量,谱写推动新时代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的宏伟篇章。未来的道路上,服务国家战略、深化改革开放、守住风险底线……无论厂房之间,江河之畔,国土之上,处处有需要跨越的障碍,处处有必须尽到的责任。我们面前的每一项任务,都容不得任何彷徨、犹豫、推脱、避让,必须以更大的决心、更艰苦的努力,把初心和使命刻在心里、落到行动中,才能在新征程上踔厉奋发,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四川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习指出:“中华民族能够经历无数灾厄仍不断发展壮大,从来都不是因为有救世主,而是因为在大灾大难前有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挺身而出、慷慨前行!”让我们把对罗从兵同志的追思缅怀转化为砥砺前行的不懈动力,勠力同心、勇往直前,让奋斗的精神在巴蜀大地上不断传承、发扬光大,让我们的事业在持续努力中创造辉煌、绽放光芒!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王庆华先后在金川县万林乡、沙耳乡、马奈乡工作,2014年12月以来担任马奈乡党委书记。自1997年参加工作以来,他22年坚持扎根在藏区基层一线。[详细]

  6月9日早上,德钦县公安局升平派出所民警扎史此木突然晕倒,当同事们将她背到医院时,被医生诊断为“心脏骤停”,永远离开了她所热爱的公安岗位和亲人。[详细]

  教育部:推动1000所以上高校支撑服务10000家以上企业科技进步和产业发展

  关于我们信息声明诚聘英才广告服务纠错热线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E-mail: xi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京(2022)0000001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